追蹤
台南市東區復興國小弦樂團~舊版
關於部落格
嗨~歡迎光臨~ 這裡記錄了2017之前弦樂團多年來走過的足跡.請多指教.謝謝您~~
2018之後因陳建宏老師退休交接 已搬到新版囉~~
http://blog.xuite.net/mannes318/blog
  • 2686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6.4.26 弦樂團經營理念

弦樂團經營理念 2016.4.26

~~寫在前面~~

世局不斷變化 許多事情 做了才知難處在哪

敝人不才 雖再多廢言 或是經驗之談 也難道盡經營弦樂團之全貌

況可能言者諄諄 聽者藐藐 家長大都僅能從少部分角度了解一些事 眼界有限

加上家長大多都是門外漢 能遇上什麼樣的老師 大多只能靠先生緣主人福

同行的老師 除非曾多年帶團負責行政與音樂兩部分 而非僅只音樂部分

否則大概也難窺其奧 不太有機會去深思及發掘更務實面的問題

特別是小學非音樂班學校要發展弦樂方面 所應考量的面向

除了音樂專業之外 行政的運作更是成敗興衰關鍵

許多小學都有發展弦樂 也禮請不少專業人士 但能經營出色者少見 Why~

音樂行政管理是主因 加上近年接觸的發現 這個領域既專業又狹隘 老師們都很有主見 各自為是 願意敞開心胸與同行交流者少矣

學校方面缺乏掌理音樂行政的人才

更源頭來說 是上頭的人大多不是音樂專業 也多無此類行政經驗

故可能認為老師的專業頭銜 比行政管理重要

而較忽略專業的教學經驗 及行政歷練

有些學校可能指派一兩位協助運作 有些是則是傾向自力救濟

 

幾年來陸續寫了一些經營理念 散見各文

總是計畫趕不上變化 核心理念不變 但策略是要適時的調整

今再次整理一下過去的說明 以及現況及未來的因應

較需要費心處理的 不是專業問題(這方面已累積較多的經驗 暫不再論述)

而是人的方面 概分4 外聘老師 家長 學生 長官

 

其中家長最是關鍵 提升家長的素養是努力的要項

有些家長謙卑 尊重 配合有些則是狀況較多

如何提升素養 老師與CEO都扮演重要角色

 

核心人物當然是CEO 如果天時 地利 人和 各方面都具足

CEO或許較能輕鬆施展願景 但這年頭好運不太會從天上掉下來

要能審時度勢 伸屈拿捏得當 方能因應諸多情事

 

來到弦樂團 家長的素養是要跟著提升的 素養跟小孩在樂團的表現幾乎成正比

這提升的過程是需要花腦筋的 也是修養上的歷練

太過鄉愿 雖較能一團祥和 但卻易有水準難升之礙

太過嚴謹 則須背負許多誤解 不解 曲解 流言是非

 

依據常年觀察 只要是團體 一定會有較積極者 也會有較容易懈怠者

大部分人是遇強則強 遇弱則弱 故要適時的激勵與約束

剛開始家長大都只想說快樂的學習音樂就好

但紀律鬆散 快樂只是曇花 甚或未現就凋

認真努力 嚴謹的學習音樂 快樂才能甘美長久

 

當然 有兩種人始終能夠快樂的學習

其一是自我感覺良好者 另一種是天賦與特質超優者

前者多而後者稀有

 

近年民粹使然 往往耗掉許多成本才能完成一件小事 大事就更不用說了

等到走完程序 可能時機已耽誤了 事情搞砸了

【民粹而來的共識 表面雖民主 卻可能不見得中用】故重主事者的魄力與承擔

 

近幾年來經營弦樂團最大的無奈是行政與專業幾乎由我一人承擔

好的方面來說 可縮短諸多無謂的時間溝通辯論 直接執行

另一方面是總有不解.曲解之士 因大人的想法.素養 而造成小孩的遺憾

 

隨著退休之日漸進(政策不變的話 一年10個月) 陸續有家長及同事長官等詢問我真的要退休嗎

有些是帶著疑惑的問 心想這大好一片弦樂團願景 怎能捨得下呢

我可以很明確的說 是的

如果明天就有恰當的人選來接CEO 我明天就退讓

那如果到退休之日還沒出現人選呢 照退

 

到底是 舊的不去 新的不來 新人新氣像

抑或是 新的不來 不知舊好 典型在夙昔

老實說 我也不知道 但我希望是前者

希望是長江後浪推前浪

希望新血輪帶來新氣象

還要老驥伏櫪 命苦啊

 

有時過程是必須的 以我感受到的環境氛圍看來

即使CEO未出現 我仍是有必要引退 換手做看看

跟政治是有些雷同的

民粹之下 民心思變 易受蠱惑美言所動

總得輪替一下 過往的好才能被看見

與政治不同的是 政治要經過選舉 但我不用 我自動退讓

新人做得好 給予祝福與支持 做得不好再說啦

想禮請到恰當的指導者 是要天時地利人和的

整個群體(家長 學生 校方…)是什麼看法 就會有相應的人士出現

 

近三年來將機會給許多外聘老師 以個授老師來說 我已經是弱勢

目前30位團員中 僅有3位是我學生 跟以前最多時的10多位個授差很多

無力感比較明顯 但我為何要讓呢 

理念信仰 體力條件 環境氛圍…..

 

濁世而沉潛 放空後再起 審度氛圍 不急於做為
反而能在低處 看清楚更多基本問題
不管是老師的教學能耐及彼此互動心思 家長的心態及素養 學生的種種狀況

以及學校長官同事的氛圍對待等 都能更清楚的發掘與思索
待決定再起時 才能走得更穩健
無論是在教學運用 引領家長 調教學生 或是樂團經營等方面
都更能確切掌握 在事情未發之時 洞燭可能 能避則避
已發之時 能決斷迅速….
但如果時不我予 天時 地利 人和 三業不調
該放下 那就瀟灑的揮一揮衣袖而去 無庸戀棧 人生已半百 何必再鑽營勞累

 

雖然認為只要找一兩位理念較相近 好相處溝同的同行一起耕耘

應該就可以將一個學校的弦樂團順利帶出榮景

但三年前因為對於人生的價值轉彎 以及感於人生無常

故將機會完全讓出(只留幾位原來的個授) 邀請四位外聘老師來上團體班

從大班、小班的規畫 招生 評鑑等 慢慢走到現在的SOP

期間因教學理念的不同 教學成果及相處等因素 外聘老師已換過幾位

先後共有6位參與過本團隊 感謝他們曾經為復興國小的付出

 

原本只是單純的想為雙方(學生&老師)開發雙贏

多麼期待優秀的.年輕的外聘老師們熱情無私的貢獻專業

將學生打穩基礎 早日考進弦樂團 甚至當重要台柱

但後來才更體會出近來的一句話「問題不在政策 而是政治」

理念 策略都是很棒的 但就是人的問題不好處理

尤其是越來越民粹的時代

要有犧牲 忍辱的準備  要足夠用心 要能不躁進 要堅持原則不鄉愿

該直言就直言 自有素養較高者能受用 也能彼此藉事提升素養

若是未能相對改善者 依然故我者 那真的只好抱歉了 道不同不相為謀

 

每回音樂演出 出團比賽 團員評鑑

我在事前事後都盡量多花點心思寫些東西給學生及家長

激勵他們正確有效率的認真練習 導正他們的價值判斷

甚至也常在團練之後扮黑臉 在群組裡點名 冀能有警醒作用

 

幾年來 這個團隊的整體素養是這樣冒著得罪邊緣 在險步中慢慢成長

稍一不慎 小事一樁都有可能引發出不好收拾的局面

 

現下社會 滿意度能有七成以上已經很少了

不期待每個都認同現下的做法 少數幾位有不同意見者是正常現象

除非能提出很有建設性的意見 不然就只好調整自己來配合大多數了

 

另外 因為本校人多 行政人員(校長 主任 組長)要處理的業務量較一般中小型學校多很多 較無暇照顧到每個社團

許多眉眉角角我都要親自一一面對及解決 從另一角度想 算是環境造就歷練

 

為何許多學校經營弦樂團好幾年 專業與行政也投入不少人力

但都無法有較滿意的成果 或許有一重要原因是少了一位專任的專業老師

專業的都是外聘 而校內的專任老師又少有專業背景 大多是處理行政庶務方面

對於團練出席 專業衡量 團員學習狀況 活動及曲目安排 家長溝通 校內行事配合等 較無法立即有效的綜合掌握

在小學裡兼具弦樂指導專業又專任的老師不多

【但是相信不論專業素養如何 只要能有一位夠熱忱 願意為提升下一代藝文水平以及創造更佳的音樂學習環境而努力付出的人 那就夠了(好像這樣的人也不好找)

 

經常在練團時總會想說如果較多數學生是自己的個授 那就可以省去好多時間

能演奏得更出色(2005~07那幾年是如此)

許多曲子是需要個授仔細教過才能拉得正確 可偏有些團員不太在意 自己隨便練練就來混 影響大家

即使有些團員事先讓個授指導過 但有些沒能仔細指導 大多忙於自己的進度

故往後或許可以朝向每個老師的學生自組成一個團

或是幾位老師的學生組成一個團

但這幾位老師必須是教學理念一致(要仔細 不衝進度) 懂得互相請益與尊重

能以學生學習為主 互相學習所長 將學生穩健踏實的帶上來

不過同行之間 要能做到如此 不太容易

共謀易 共治難 人心難測 ~代誌不是憨人想的那麼簡單~

我曾是憨人 現有點學到了

 

~~核心理念~~

1.紅海與藍海

紅海策略能輕易得一時榮景 圖利少數 這年頭走民粹是捷徑 但並非眾人之福
藍海策略要學會胸懷 遠見 信心 實力 堅持 忍辱 犧牲較能長久惠及者較多
多數人都不知不覺走向紅海 野心會帶往紅海

藍海需要高度 須要遠見

何謂高度 何謂遠見 請自己想 也很多書 我不夠格說

 

2.提升素養

提升素養是很重要的事情 大家素養逐漸提升 就能避開許多無謂的無效的溝通

能省去許多麻煩

在群組裡 有些人本來互動正常 但可能經過某個或某些事情累積經提醒後沒能明顯改善 對老師的做法不太能接受 於是產生微妙的變化

有人見笑轉生氣而藏於心 有人能有愧心而省思改善  素養不同 展現不同

 

有些學校一開始有不錯的量 或是一兩年後量衝上來了 但沒能在質上有所提升

於是又下坡了 或未能經營出色 原因在於熱誠較多 而理念較不足

 

素養又分為「音樂素養」與「處事素養」 後者重於前者

一個團能帶上來 維持水準 家長素養的提升是很重要的關鍵

提升的過程有時是經過試煉 衝擊 摩擦火花而來

有人提升了 有人離開了 有人原樣待著賴著

 

3.熱誠與理念

熱誠指的是主管權利者 直屬的最高主管 次級主管等

理念則須專業與經歷 兩者淬煉而來

熱誠多而理念少 則易曇花一現 較易運用行政資源 但易成為蚊子館

理念多而熱誠少 則較艱困難行 雖辛苦 但只要CEO堅持 仍可有成

 

4.彈性制度 中庸之道

中庸之道難

嚴謹而無白恐 圓融而不鄉愿

過份要求會造成恐懼 合理要求才是良策 合理的標準到哪?

過份圓融就會有人想走人情 人情一多 有良性有惡性

雖水至清無魚 但混濁則危險 還是乾淨一點的好

這中庸之道還真有點像道可道 非常道 很難清楚說明

 

5.殺雞儆猴是不得不之惡

雖捨不得下手 但從另一角度來看 的確能收警惕之效 且本就不該姑息

弦樂團是有水準的地方 不能因少數個案而影響整體

沒有任何一個優秀的團隊紀律是鬆散的

也要感謝總是有人願意當那隻白目雞 犧牲自己來儆猴 提升大家 也是功德啦

常態分配現象 不可能每人起始點的素養會相同

現下社會民粹影響頗巨 不少人較以自我為中心

以溫良恭儉讓待之 恐姑息 恐得寸進尺

唯明典嚴加約束 才能有高率的運作

 

~~各項事務~~

弦樂團事務的各分項工作如下:

1.團員甄選

2.團員評鑑

3.團練安排

4.團體班運作

5.指導老師聘任

6.比賽與演出

能掌握每個分團每位團員的學習狀況 才能規劃出恰當的曲目

規劃曲目(練習曲目&演出曲目&比賽曲目)是非常專業且重要的 須慎重考量

要兼顧水準的呈現與大眾的口味

 

以上各項的SOP以散見各文 不再贅述

「學校 老師 家長 學生」這四個環節 每項都有不同重要性 都須充分考量因應

 

1.學校

民粹所及 大家都要求齊頭式的平等 資源過於偏重某項發展 還得考量他人吃味

菁英與大眾 如何分配 考驗智慧

校長該關注多少 主任該著多少墨策劃 組長或助理該花多少心力執行

以上三者對於老師 家長 學生 以及各項活動SOP能有多少深入的了解

PS:本校一直以來 校長.主任.組長等 對弦樂團&初級班都還搞不清楚 況對SOP能有了解 是幸 是不幸

 

2.老師

老師的專業 教學經驗 品性涵養 同儕共事

大環境的轉變 謀事競爭 於是各種狀況都有

想到近幾年欲將十多年的團體班教學經驗及資料與同行分享交流時

卻發現大都很自已為是 只有一位博士級的會主動虛心詢問

 

3.家長

家長的素養 此方面已著墨甚多

初學琴者多 學上來者少 許多家長不知小孩到底學得如何 看的聽的不多 不懂分辨 又喜聽老師讚美 傻傻讓小孩一直學下去

即使第一關考進弦樂團了 未來還是有許多關要了解應變 不要讓天賦浪費掉了

太多小孩都可以比原本好或好很多的 但卻沒有

初學前兩年是非常關鍵階段 沒打穩基礎 或是家長沒搞清楚狀況

即使天份高 也不太可能學得出色

教學經驗豐富者 從家長的應對往來中 不難預知小孩未來大概能學到什麼樣子

近幾年的預測 不敢說神準啦 也很接近了 能拉到什麼樣子 不會有意外的

家長不覺醒 即使遇上伯樂也無濟

 

4.學生

天賦與特質都會呈現常態分配現象 天賦與特質 以整體團隊初期發展來說

特質的影響較大 因大多數小孩天賦都已經可以了

特質不佳 即使天賦不錯也枉然

想學好琴 勤奮是必要條件

易驕傲 滿意點低 企圖心不夠 須經常討價還價都不利於學琴

 

+++++++++

放下花了幾年心力經營起來的一片天 留給後輩繼續耕耘 期待新人新氣象

但如果是典型在夙昔 須要我再回去 我還有體力的話 那就再說了

但前提是一定要有助理處理行政事務

生性不喜管人也不喜管事 但偏偏環境讓我不得不管人又管事 難免得罪一些人

最終的希望是能與諸位外聘老師平起平坐(退休後由專任變為外聘)

只專心在專業方面 其餘一概不用過問

 

掌聲留給大家 批評留給我

我想幾年來應該每屆都會有少部分家長對我的領導風格有意見

只是礙於小孩在樂團 只有私下抱怨 未能找我對談

可惜啊 就這麼讓誤解一直擱著.發酵

殊不知無形當中已經默默的影響著小孩的學習狀況

以前的文提過 多年觀察團練態度較積極進取者 較尊重團體與老師者

小孩的表現幾乎都比較好 不敢說百分之百 但幾乎啦

 

上個學期自動退團的三位 幾乎都是長久以來團練經常性遲到 有的甚至也沒告知 就當沒事 當然 也還有其它原因啦

上學期末比賽分組時 因誤解.不滿意而退團的 則是另外的原因

實在不想寫這段 但為了往後團練著想 還是提出來供做後來者警惕

 

~~胡扯一下~~

天道循環 自有定理定數 定有興衰起敝 時間長短而已

天下無常勝的團隊 無不敗的帝國 無不衰落的輝煌 只有較長與較短之別而已

因人心易變 什麼共運就遇到什麼樣的領導者

國運隨著人心轉 上台未必是賢者.能者.憂天下者

或許是擅權謀者.擅民粹者 或運勢一時走旺者

賢能者與權謀者總會交替 歷史就是這樣不斷上演相同的戲碼

承平一段時間 總要再亂過一陣子 讓權某者敗壞一回 才得重生

當多數的民心水準已急速下降時 賢能者是上不了台的

免強留下 只是累了自己 多數的昏智百性是不會感激的 只會想著推翻

期待有夢最美 希望相隨的虛幻

看待時局 切勿二分法思維 沒有絕對的好與壞 只有相對的差別

新人開創新局 也是有機會帶來新的願景

沒有誰能夠永遠在位子上 在其位則盡心勉之

古有姜太公 智德崇敬之 亦有陶淵明 吾心嚮往矣~~

 

++++++++++++++++++++

熱心人士的捐助是對弦樂團的貢獻 而不是對我本人的襄助

不論貢獻大小 那都是公事 功德事

不應因貢獻多少而期待能有特殊的對待或通融

因多年來僅守這點分際 弦樂團才得以較無大風波

 

現下台灣社會與我成長的年代 世風已日下許多

即便是與十年前或二十年前 也都差異甚大

看看政治氛圍 對立謾罵比比皆是

任何團體中都看得到社會的縮影 只是沒那樣赤裸裸的上演就是

 

社會為何如此亂 價值觀顛倒錯亂 掌權利者魄力不夠 姑息只會養奸

什麼民主啊 素養不夠就 民主就容易變質

 

~~不得不經常扮演黑臉~~

有誰想當壞人呢 如果不論好壞都美言以對 大家愛聽 處處圓融 那不是很好嗎

但結果可能是整個水平無法明顯提升上來 甚至許多問題無法有效解決

我相信很多團隊都有類似現象 甚至教學上也是

指導者如不多講真話 為了留住學生只順著家長愛聽的話 美言美語

大部分學生都會越教越無奈吧

而家長也應要自覺 不要只聽好話

如果遇到教學理念正確 懂得合理嚴格要求的老師 就要盡量配合

如果老師盡是讚美 再加上家長不自覺 聽得很高興 相信這種高興不會很久的

 

二十多年教過百位以上學琴者 觀察過兩百位以上 什麼現象都有

常態分配 從過去現在都一直存在 將來也一定是的

小孩天份極佳 家長素養極高者少

學音樂這塊 大部分家長都沒接觸過 都是需跟著一起成長的

幸的是大部分家長最終都能接受我的教學以及領導風格

剛開始一定有人搞不清楚狀況

 

但是站在學生的立場 以及十多年小學弦樂團指導經驗的立場

我要誠懇建議的就是 進度趕不得

為了考進弦樂團 或是進團後練好分團進度 或是比賽練曲

趕一下曲子尚可 如果常態性的就不宜

天賦相近者 沒打穩基礎練上來者 多於基礎打穩練好者許多

原因有很多 其中趕進度是重要因素之一

許多習慣初始不嚴格 後來就難改 影響嚴重 最明顯就是右手大手臂等

 

一次的比賽或驗收不是唯一標準 不一定能見端倪

家長幾乎都是靠表面的名次為依據

但是平日在樂團裡的觀察才是較能客觀掌握的

這部分 家長不可能有機會接觸 僅少部分有爬文者或許清醒些

而我接觸到的是一般老師的好幾倍 有機會分析觀察

是故又犯好為人師毛病 作以上建議

 

看看每年報名初學者不少 但是三分之二以上大都流失了 蠻可惜的

如果僅是為充人數 做法不難 因應業務量只要有助理處理行政庶務 不難做到

但是有可能衍生出更多問題

質的提升才是王道 量則可多可少

不重質的提升 只重人數 最後連量都難維持 這應該是許多有弦樂團學校的瓶頸

質的提升 是一大學問 除了專業 教學經驗之外 為人處事 行事理念更為重要

 

要經營好小學的弦樂團 專業的師資當然是必要的 但專業的評斷依據是什麼

漂亮的學歷 豐富的教學經驗 亮眼的比賽成績及學生表現

其實在草創之初(前三年左右)還有更重要的因素影響著

行政運作理念 如何處理人事問題 以及清楚樂團發展進程才是更重要的

 

++++++++++++++++

補充 2017.6.2

計畫趕不上變化 即使前陣子校長及幾位家長再三表示慰留之意 但我仍堅決表明年2月退休 至於退休後是否繼續帶團 實在無法具體承諾 人與事氛圍變化未知 好不容易跳出這坑了 還要再栽近去嗎

退休後如果能完全不管事 不用練團 仍是最期待的

但基於使命傳承 如果還不得不關注一下 最多過渡個1~2 之後定要全部淡出

 

我沒有什麼人脈派系 也不好經營此道 替樂團找尋接替的人選 從來都是大我著想 覓人唯才 專業及風評 以及主觀判斷都有 別人怎麼解讀 我還在乎嗎?

 

至於人事權力在誰 照制度走是比較恰當的

後援會與校長雙方能相互尊重 能達成共識那是最圓滿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